<dd id="m46ox"><track id="m46ox"></track></dd>

    <legend id="m46ox"><p id="m46ox"></p></legend>
    <th id="m46ox"></th>
    1. 您的位置 : 模板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言情 > 邪王的娇妃
      邪王的娇妃

      邪王的娇妃 香雪海 著

      已完结 木鱼金熙

      更新时间:2020-03-28 11:07:22
      小说主角是木鱼金熙的书名叫《邪王的娇妃》,它的作者是香雪海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当穿越的特种兵御姐碰上爱自恋的年轻皇上,就是一场鸡飞狗跳的孽缘。她对他的妃子宫女公公进行军事化管理,不管上床是不是上到一半,都必须离开,小皇上气得怒骂,做皇上做到得自已洗脸穿衣独守空房用五姑娘解决生理的地步,全宫上上下下的人都敬她爱她,她比他这个皇上还威风,他恨死了。 他要报仇,他要下药他要让人……可是下错给自个了,活生生就成了她的男人。 她代替好友嫁进宫里为妃,一场谁也不甘情愿的戏。...
      展开全部
      推荐指数:
      在线阅读
      章节预览

      她答应了太后要保护好小公鸡,就不能食言,就算是下雨,也得站得笔直笔直的,这四月的雨来得急,又冷又是大,刚开始他还站得笔挺的,活像是她逼他站着一样,后来吧,有那么点可怜巴巴地看着雨,看得木鱼心里好笑又无奈。一场暴雨把小公鸡所有的火气和毛都淋顺了,朱公公心里急啊,便捏了个借口上来说有臣子急事求见皇上,小公鸡也趁机下了台,有些灰溜溜地从城墙上下来。

      木鱼松了口气,擦把脸上的雨水也跟着下了去。

      秦烟低头看了她一眼,又抬头跟着皇上而行。

      第二天金熙喷嚏连天,鼻水伴着咳嗽好是热闹,又让御医局的人忙得团团乱,木鱼也有时间整理好了要训练的场地等事宜。

      阳光滑上绿枝头的时候,宫里的人心就沸腾起来了,多少年没有这么大的动荡了。

      多少的宫女白头依然还只是个低贱的宫女,多少的妃子一生一世,就那么平平而过,可是现在有机会了。

      大大的告示贴在御花园的四个出口,除皇后之外的所有妃子都必须参加岂木鱼所组织的训练活动,如果拒不参加的不得靠近皇上身边一步,三个月之后如果培训合格的,将会视其成果升三到五级不等,宫女则有机会往上做到姑姑,女官等位。宫女妃子如果在三个月里淘汰出局,那么宫女和妃子都不能侍候皇上,优秀者可长期待候皇上。

      关于公公的训练则由秦烟进行,基本上的原则也是如此。

      金熙让人撕了一张告示来看,一边用帕子按着鼻水,一边怒得又想要拍桌子恨不得将木鱼灰飞烟灭了去。

      这个丑女人写的是什么啊,摆明了就是把他当成香饽饽了,他最讨厌这样的了。

      一丢帕子将告示撕个粉碎,阴冷地一笑:“朱公公你派人下去各宫说和着,朕不希望看到有人去报名,明白幺?”

      即然无事可做,身体又难受得紧,想着太后临走时吩咐的一些话,便去乔玉雪那儿走走。

      乔玉雪是初怀有孕,身体娇气得紧,几十个宫女正在殿里侍候着。

      皇上一进来宫女们急急行礼,乔玉雪瞧了他一眼,心里还有些怨恨来着呢,毕竟她性情也还未成熟,懒懒让人扶起:“臣妾见过皇上。”

      “嗯。”他应了声。

      想想真没劲,他和自已的妃子斗什么气啊,她肚子里还有着他的宝贝皇子呢。母后终归是说得对的,别跟她们孩子气一样的见识。

      扬起了笑意:“玉妃气色似乎不太好。”

      亲自扶了她坐下,执起她的手轻揉:“最近还会吐幺?”

      “不会。”最近?哼,他都不来,现在也是假惺惺的关怀。

      “想吃些什么?朕让人做与你吃?”

      鼻水又控制不住地流下来,赶紧放开乔玉雪的手用帕子按住鼻子,然后又忍不住地用力咳嗽了起来。

      乔玉雪有些嫌恶地看着他,好恶心啊,病成这样还来她这里,御医说会感染的。

      表情是**裸的,看得金熙好受伤,喉间一痒却硬是忍着,蹩得满脸通红。

      “皇上,你身体欠佳,还是回去休息好了。”她身子越避越远,连瞧也不瞧他一眼。

      “好。”他站了起来。

      外面繁花绚丽,可他却觉得好悲凉。后宫都是他的妃子,他一个也不想再去了。

      自从丑木鱼入宫之后,他的乔玉雪也变了。

      “皇上,该吃药了。”朱公公勤勉提醒他,从身后小公公的手里端过一碗乌黑的药。

      金熙一手捏起鼻子,恼怒地叫:“滚滚滚,这么臭的味道谁让你们端上来让朕闻到的,都不想活了是不是?谁再叫朕吃药,朕就让谁吃一辈子的药。”

      吃药什么的最讨厌了,他才不要呢。

      皇上不肯吃药,也不是一天二天的事了,往时有太后在宫里,皇上一生病太后定是会在皇上身边的,汤药之事皇上也是乖乖地喝下,可这会儿太后一走,皇上就原形毕露了,整个宫哪有什么人能劝得服皇上啊。

      朱公公是想破了脑袋,偏得皇上鼻子特灵,不管他让人混在汤里,还是夹在糕饼里,或是菜色稍稍一变,他就不吃,还发怒,将小公公骂得眼泪儿直流的。

      皇上身边的小公公毕竟年纪儿都小,嫩得紧,怎经得起骂,个个都不敢靠近皇上一步,朱公公揉着脑袋,望着午阳下的碎石小道,一溜儿的小公公捧了午膳到他跟前:“朱公公,午膳准备好了。”

      “准备好了就端进去。”

      几个小公公你看我,我看你,就是没人吭个声。

      “皇上又不是老虎,吃不了你们,快。”

      “朱公公,皇上会杀头的,这些食物里都掺了药汁。”一个小公公怯怯地说。

      “风公公呢?”

      “风公公告了假儿,说去参加宫里的训练,去秦侍卫那儿报到了,好几个宫女也去了木鱼小姐那儿。”

      朱公公一拍脑袋笑了:“咱家怎的就没有想到呢,你速去请木鱼小姐过来,有办法让皇上吃饭喝药了。”

      太后说皇上若有什么事,可以让木鱼解决。

      皇上的寝室味道不太好闻,闷热得紧,烛水的味道让木鱼皱了皱眉头,踏上红毯进去,重重的金色帷帐里隐隐传来咳嗽声。富丽堂皇的宫殿啊,这让她诡异地想到这金帐里面是个睡美男,让人金屋藏娇着。

      掳开了帷子往里面走,过了三层金帐,最里面是粉色的纱帐,昂头往上看是淡蓝色的色画着白色的星星,粉帐上还缀着不少的花与蝴,好个公主房啊,啧啧。

      可惜地毯上丢了许多的帕子,当真是恶心,太不讲卫生了。

      “咳。”里面的人又咳一声,然后一只素白的手探出帐外丢了一团揉得皱巴巴的帕子。

      “皇上。”她清脆脆地叫了一声。

      里面的人像是吓着一样,一团棉被扭动了一会,然后急怒的声音就扬起:“你怎么在这里,快,给朕滚出去,朱公公,朱公公你死到哪去了,谁让你给她进来的?”

      往时是鸭公声,现在感冒了更是破锣一样,听得木鱼都忍不住笑:“皇上,我不是老虎,你也甭害怕,我只是听说皇上生病了,就过来看看。”

      “谁要你来看,滚出去?”

      她有些愧疚啊,她是不是吓着了小白兔,怎么听起来是这么惶恐的声音。

      “皇上,生病了就要吃药,不要像小孩子一样。”

      果然又刺到他了,破锣继续升级:“谁生病了?你才病了。”

      木鱼一掀开粉色的纱帐,看到一张通红的脸,此刻越发的惊吓,被子把他捂得紧紧的,张大嘴巴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。

      她从容地伸手覆在他的额头上,指尖下是灼热的感觉,这小公鸡不仅感冒,还发烧了呢,瞧这一头都是汗,美人就是美人,健康的时候是绝色的美,现在就是病态的美,如果鼻子没有流二管鼻水就更好看了。

      金熙惊魂未定,直到听她断定地说:“你感冒发烧了,不喝药是闹什么脾气,再不吃药,就让御医来给你针灸。”

      他抽出一只光溜溜的手,嫌恶地将她的手挥开,怒吼:“别碰朕。”

      木鱼却手往下,然后快速地一掀他的被子往帐外一丢:“起来吃药,再到外面呼吸新鲜空……”

      “啊。”尖叫的声音难听到了极点,不用怀疑,那就是小公鸡的。

      他双手捂着脸,杀气腾腾地看她。

      木鱼也有些傻眼了,小公鸡这是作什么啊?只穿一条小红短裤儿,浑身是白里透红,光洁诱人……

      她摇摇头,有些微赫地烫意浮上脸,她刚才看到什么了?**嫩鲜艳艳的茱萸。

      小说《邪王的娇妃》 第9章 抵死不吃药 试读结束。

      网友评论

      还可以输入200

      betvictot伟德国际1946_bv伟德国际体育_伟德国际1946体育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