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m46ox"><track id="m46ox"></track></dd>

    <legend id="m46ox"><p id="m46ox"></p></legend>
    <th id="m46ox"></th>
    1. 您的位置 : 模板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言情 > 谁的情深误终身
      谁的情深误终身

      谁的情深误终身 香香公主 著

      连载中 宋竹音傅邵霆

      更新时间:2020-03-28 10:47:00
      主角叫宋竹音傅邵霆的小说叫《谁的情深误终身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香香公主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结婚两年,丈夫明目张胆出轨,她一忍再忍。一份邮寄的离婚协议书,她净身出户。两年婚姻,恍如噩梦。她家里破产,父亲被逼到死,她与母亲也陷入绝境。她走投无路,绝望之下求他帮忙,却只换来他凉薄至极的一个字:“滚。”...
      展开全部
      推荐指数:
      跳转阅读
      章节预览

      我看着林清的侧颜,想起家中还有关怀我的父母,顿时方才心中的委屈就消散了不少。不过,还是有一种酸楚的感觉涌在心尖,逼得眼眶红了一圈。

      林清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随即瞥了我一眼,随后开了口,“眼泪可不是廉价的东西,别为那种人哭,不值得。”

      我故作一副镇定的模样,将脸别了开来,努力不让泪水滑落下来,狡辩道,“我才没有为那种人伤心落泪。”

      林清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儿,说道,“姑娘,长点儿心吧,就现在这情势来看,你那未婚夫的妈妈怕是宁愿承认那个小三是她媳妇,也不会承认你是她媳妇,所以,以后千万别在心软了!”林清一语戳中要害,更是让我无所适从。

      “还有呀,先前在咖啡厅的时候,你不是挺能说的?怎么到这关键时刻,就一副吃了瘪的样子,任人宰割了呢!”林清说那话的时候,紧紧的握住了方向盘,像是在为我打抱不平。

      我吸了吸鼻子,努力控制住鼻音,白了他一眼,说:“你知道什么啊?我之所以没话可说,是因为方才她说的话,全是对的。”

      “羞辱你也是对的?”林清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向我看过来。

      我低头,没敢对上他的眼神,随后开了口,低着声音说道,“如果不是他们母子的羞辱,我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的不足,以前总想着要把最好的东西留给那个渣男,路过大商场,舍不得给自己买一件名牌衣服,路过化妆品店,想着买几套名牌产品回来用用,可一想到我和他的月收入我只想着把最好的东西给他,却没想到最后会把自己搞成这般狼狈。”

      “傻!”林清白了我一眼,随后递给我一张面巾纸,开口道:“不过觉醒的还不算太迟,以后认清别再犯傻就行了。”

      “喂。”我努了努嘴,没好气道,“我现在这样,你也有责任。”

      “我?”林清当下摸不着了头脑。

      “原本那个渣男出轨我是有理反驳的,可现在他妈刚才看到你拉着我走出去,万一她知道那晚我们”说到这儿,我顿了顿,“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事情。”

      “哦?那晚?”林清忽然把身子向我贴近,不怀好意的笑着开了口,“你说的是你逼着我跟你去酒店的那晚?”

      林清的鼻息洒在我的脸上,我看着他脸上的神情,刚准备说话,就见他消了嬉皮的脸色,恢复了原样,“行了,行了,别想那么多了,是你未婚夫出轨在先,她就算知道,也不会闹出多大的乱子来。”

      不知怎的,听过林清的那番儿话,我像是吃了一剂镇定丸,也不再考虑那么多的后果了。

      林清开车没多久,就带我回了家,一进家门,就见我妈“噌”的一下站了起来,向我走来,着急说道,“媗媗啊,酒店里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?”

      为了不让我爸妈担心,我面上露出一副平静的模样,开口说道,“妈你不用担心,既然陈希睿要取消婚礼,那我跟他以后绝不会再有任何瓜葛的,财产方面也会跟他划分清楚,不让他多占便宜!”爸妈听了那句话后,这才放心下来。

      林清害怕我爸妈不相信我的话,随后也说了起来,“叔叔阿姨放心好了,婷媗是我对门邻居,她有什么困难之处,我定会毫不余力的帮助她的!”

      林清说完那话,我明显感觉到我妈对他多了许多好感,欣慰的点了点头,“媗媗有你这样的邻居,不知哪儿修来的福分呢!”

      “妈,说什么呢,折腾到现在您二老也饿了吧,我这就去厨房做些饭菜。”为了不让我妈再把话题扯到林清身上,我连忙转移了注意力。

      林清想也没想,在我转身往厨房走过去的时候,立即开了口,“我过去帮你一起吧!”

      在我快走进厨房的时候,口袋中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我拿起手机,低头看了看来电显示,未曾料到,电话却是陈希睿打来的。

      想必是他妈妈刚才在我这里吃了瘪,回去立即向她渣男儿子告状了,瞅了一眼这速度,还真是一刻也等不急呢。

      我不想在家人面前爆发我的脾气,于是等林清走进厨房后,将厨房的拉门关的死死的,随后呼了一口气儿,划了一下接听键。

      “张婷媗你可以啊。”陈希睿发了很大的火,气冲冲的语调从电话那一头传了过来,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,原来你是这样的女人!”

      听了那个渣男的话,我也很火大,但我知道不能因为这个引来坐在客厅休息的父母。随后抑制住内心的怒气,平稳的开口道,

      “陈希睿,我以前也没发现你是那种阳奉阴违,心口不一,阴险狡诈,肮脏下作的男人!”虽然骂那个渣男的气势弱了些,但终归也还算解气。

      陈希睿见自己被骂,更是比先前更加生气,在电话中咆哮了起来,“行!张婷媗,你要房子是吧,给你,给你,通通都给你!”

      说完那些,陈希睿顿了顿,接着又道,“你是要给我十万块钱是吧?我倒要看看你去哪里筹到这么多的钱去!”

     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电话那头就挂断了。我瞅了瞅一眼手机屏幕上的称呼,立即嘲讽了下自己。

      “我的提款机。”林清趁我不注意的时候,将头伸了过来,念出了屏幕上面备注的文字。

      “这名字还真是俗气,不过,刚刚听你未婚夫讲话好像问你要了钱吧?是不是你那台提款机,现下要把提出去的金钱收回来了?!”林清看我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,不合时宜的说了那么一句。

      我刚才没解完的气,立即撒在了林清身上,“林先生,先前可是你老人家提出来让我还钱的,如若不然,我现在能被人催着还钱么?”

      林清听过那话,脸上微微一愣,一副疑惑的模样开口问道,“张婷媗,你现在不会连十万块钱都没有把?”

      网友评论

      还可以输入200

      betvictot伟德国际1946_bv伟德国际体育_伟德国际1946体育首页